国家税务总局启动18省市税收督查:严查农产品汽车销售等大宗商贸

发布日期:2021-07-21 05:13   来源:未知   

  原标题:国家税务总局启动18省市税收督查:严查农产品汽车销售等大宗商贸领域虚开偷税

  编者按:2021年7月12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督查公告,自7月19日起将对全国18个省市的税务局开展为期十天的税收重点工作督查,其目的是为了解决6月7日国务院发布的《2020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中所揭露的有关虚开发票、财政返还等乱象,承接7月10日税务总局王军局长在其演讲中提到的“想方设法把偷逃税行为打击掉,决不能让‘劣币’驱逐‘良币’”。本次税收督查将从税收优惠政策的落实情况、地方政府违规返还税款、违规征收过头税费、高收入人群借助股权转让等偷逃税、虚开增值税发票等方面进行,有关企业应当密切关注本次督查的相关情况,防范潜在的税务风险。

  2021年7月12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督查公告,将对全国18个省市的税务局开展税收重点工作督查。本次督查为期10天,自2021年7月19日至7月28日。重点涉及天津、河北、内蒙古、江苏、安徽、江西、山东、河南、湖南、广西、海南、重庆、贵州、甘肃、大连、宁波、厦门、青海等省(区、市)。本次督查将对减税降费情况进行专项督查,深入跟进相关政策的落实情况,在严督实查、对标找差中检验减税降费政策的落实成效,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建议。此外,本次督查将对今年来企业发展过程中发现的偷逃税、虚开等问题进行查处。依法打击偷逃税,不让“劣币”驱逐“良币”。

  7月14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强调,对违规倒卖大宗商品、偷逃税款等重大违纪违法问题,国务院成立专门调查组,无论涉及到什么单位、什么层次,都要一查到底,严肃追责。依法依规该罚的罚、该处理的处理、该抓的抓,绝不容忍、绝不手软。对恶意违法违规的要依法从重打击,对典型案例要公开曝光。

  本次全国性税收督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决国务院在2021年6月7日发布的《2020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以下简称《审计工作报告》)中所揭露的有关金融、虚开发票、财政返还等乱象。根据审计结果表明,目前在减税降费等税收政策的执行、税收征管等方面仍然存在很多问题,这也是本次总局税收督查的重点内容。

  减税降费等税费优惠政策成为近年我国财税政策的核心关键词之一,对宏观经济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尤其在拉动消费、投资、稳定就业等方面的政策效果显著。

  2020年,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我国连续发布实施了7批28项减税降费措施,税务部门全力确保政策红利直达市场主体,全年新增减税降费超过2.5万亿元,为399万户纳税人办理延期缴纳税款292亿元。过去五年,我国累计减税降费超过7.6万亿元。

  2021年7月10日,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应邀出席了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培育市场主体优化营商环境研讨会,并发表了题为《从税收数据看我国市场主体蓬勃活力》的演讲。王军局长在演讲中提到:“‘十三五’期间,我们不折不扣落实减税降费政策,新增减税降费累计超过7.6万亿元。同时,减审批、减流程、减资料综合施策,税务行政审批事项减少93%,税务证明事项减少58%,涉税资料报送减少50%,正常出口退税平均办理时间减少38%,享受税收优惠所需证照资料有95%由“备案”改为“备查”,市场主体税费负担和制度性交易成本大幅降低。”

  但是,《审计工作报告》也指出,部分地区的税费优惠政策未能全面落实。36个地区1.19万户企业未享受税费政策优惠108.16亿元,97户未及时享受优惠10.04亿元;12省41家单位违规收取已取消的行政事业性收费、依托行政资源转嫁费用1.87亿元;13省和24户央企向中小企业等多收电费、少减免房租8635.78万元。7月14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中部署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查出问题整改工作,提出已确定的减税降费等惠企利民政策措施要落实到位。国家税务总局在此次税收重点工作督查中,将减税降费及相关税费优惠政策落实置于首位,体现了国家督促各地税务机关不折不扣落实各项税收优惠政策的决心,使企业能切实享受到国家政策的扶持和优惠。

  企业在经营过程中,要密切关注和学习国家出台的各项税收优惠政策,及时享受政策红利,减轻生产经营的压力。与此同时,企业还要对地方政府出台的优惠政策具有一定的辨别能力,警惕其内容是否存在违反上位法的部分。我国《税收征管法》第三条明确规定,“税收的开征、停征以及减税、免税、退税、补税,依照法律的规定执行;法律授权国务院规定的,依照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的规定执行。任何机关、单位和个人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擅自作出税收开征、停征以及减税、免税、退税、补税和其他同税收法律、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决定。”而实际的立法实践中,地方政府在实施招商引资或者鼓励企业进行市政建设的过程中,往往会采用与企业签订行政合同或者通过行政允诺的方式,约定相关税收优惠政策来吸引企业参与到地方建设中来。企业在接受招商引资时,要注意甄别类似承诺的效力,关注其合法性风险,避免不必要的风险和损失。

  《审计工作报告》显示,违规返还税款造成财政收入流失的现象依然存在,15省市以财政奖励等名义返还税款238.73亿元,返还比例大多为地方分成收入的90%以上。这是政府层面首次如此定性财政返还问题。在最后的审计建议部分,《审计工作报告》提到要抓紧清理和规范部分地方违规返还税收行为,避免财政收入大量流失。

  海南省率先明确了自6月25日起财政返还一律不得与企业税收直接挂钩。5月21日海南省政府出台了《关于规范产业扶持财税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文中指出,政府和相关部门一律不得签订或出台与企业缴纳税收直接挂钩的扶持政策,并要求对各市县政府及各部门出台的招商引资、产业扶持财税政策进行清理。未来海南一方面将不会再出台与税收直接挂钩的地方性财政返还政策,另一方面将陆续对过往不符合上位法规定的地方性财税优惠政策进行清理。

  海南省作为国家重点扶持的自由贸易区,率先出台整改财政返还政策的相关文件,反映出中央和地方政府对以财政奖励等名义返还税款问题的重视。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国务院曾多次发文清理地方税收优惠政策。2014年9月的《国务院关于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决定》(国发[2014]45号)、2014年11月的《国务院关于清理规范税收等优惠政策的通知》(国发[2014]62号)、2015年5月的《国务院关于税收等优惠政策相关事项的通知》(国发[2015]25号)、2021年3月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国发[2021]5号)都曾提到“全面规范税收优惠政策”,“全面清理已有的各类税收等优惠政策”,“不得违法违规制定实施各种形式的歧视性税费减免政策,维护全国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等内容,为国家进一步整改地方财政返还政策奠定了基石,也为实现公平税制打下了基础。

  在此背景下,享受财政返还等优惠政策的企业要重视合规经营,避免税务风险。对于指定用途的财政返还,企业应当做到专款专用,主动配合有关部门的监督和检查。杜绝取得财政返还后,通过职务侵占、挪用资金等手段,将财政返还据为个人所有的行为。对于不指定用途的财政返还,企业也要做到正确入账,同时区分财政返还的不同类型,确认不征税收入或应税收入,合规申报企业所得税。现实中,存在大量企业甚至不乏新三板挂牌企业,其利润主要来源于地方政府的税收返还政策或减免税额补贴。在国家明令禁止歧视性税收减免的背景下,这些对地方性税收优惠政策有高度依赖的企业,务必要斟酌当地政府的财政返还政策是否符合国家的法律规定和政策要求,事先防范政策变动风险。不满足财税[2020]31号文等税收优惠政策中实质性运营条件的企业,可能引发税务检查或稽查,需要承担补缴税款和加收滞纳金的责任。如果企业采取欺骗、隐瞒等手段,伪造符合相关条件的事实,据以虚假申报,享受税收优惠政策,从而少缴税款的,构成偷税,还需承担罚款的行政责任。如果构成逃税罪,还需承担刑事责任。

  《审计工作报告》指出,部分地方政府存在违规征收过头税费、增加企业负担的现象。20个地区在应税事项未发生、缴税时限未到期等情况下,向111户企业多征预征税费29.9亿元;21个地区通过直接出台政策、作为工程款支付前置条件等方式,向1081户施工企业预征税款9.38亿元。

  过头税费是指税务部门为完成预算确定的收入目标而向企业分解任务,一般表现为两种形式:一种是时间上的过头,即税务部门为完成今年的税收任务,要求企业先把未来的税交上;另一种是政策上的过头,即税务部门将国家的减免税费政策“打折扣”,该减的不减,该抵的不抵,该取消的没有取消,有的还巧立名目增设新的收费项目,或者在已经实施的收费项目中过度监管。

  现实中,违规征收过头税费并不属于个别现象,近年来随着国家对地方土地财政收入的管控力度加大,地方政府的“手头”越来越紧,为了支付城市建设等大量公共产品服务的支出,填补税收任务的缺口,部分地方政府不切实际的下达税收任务,搞税收进度排名,基层税务机关则向企业分解税收任务,征收过头税费。这一行为看似能在短期内能有效增加地方财政收入,缓解地方财政压力,但从长远来看,沉重的税收压力使得有些企业无法正常经营,遏制了税收收入的源头发展,陷入”地方财政收入不足——违规征收过头税费——企业在税收压力下破产倒闭——地方财政收入不足“的恶性循环中。

  国家税务总局曾多次提出,要在全系统开展违规征税收费专项整治,坚决查处征收过头税费、违规揽税收费以及以清缴补缴为名增加市场主体不合理负担等行为。国务院也再三强调,严惩征收过头税费,不仅是给予企业“喘息”的空间,更是为了地方税收的长足发展。

  企业作为市场经济活动的主体,依法纳税即是其应尽的义务也是企业所享有的权利。面对地方政府不合理征收过头税费的行为,企业要主动和税务机关进行沟通,克服民告官的畏惧心理,必要时通过司法救济程序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近年来,深圳、天津、广东、湖南、广西、岳阳、青岛等地陆续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个人转让股权办理变更登记工作的通告》、《关于规范股权转让个人所得税管理工作的通告》等规范股权转让的通知。2021年4月29日,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发布《税务总局贯彻关于进一步深化税收征管改革的意见精神,要求:以税收风险为导向 精准实施税务监管》一文,公布了2021年全国税务系统稽查工作的八个重点领域和行业以及五类涉税违法行为,其中就包括高收入人群股权转让领域。审计署于6月7日向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所作的《审计工作报告》,共发现偷逃税款等问题线亿多元。多发生在汽车销售、农产品采购、高收入群体个税缴纳等领域,其中包括高收入人员恶意出让转移资产、逃缴高额个税的案件。

  由此可以看出,高收入人群通过限售股、股权转让等方式偷逃税的问题已同时成为国家税务总局和审计署的关注重点,将在接下来的税务稽查工作中被严格查处。

  高收入人群股权转让是目前商事活动中比较常见的交易行为,其涉税争议主要体现在纳税义务发生时间与计税依据两个方面。实践中,高收入人群股权转让普遍采取“阴阳合同”、“税收洼地”和关联交易等方式进行恶意税收筹划逃避个税,主要表现形式包括:第一,签订“阴阳合同”,隐瞒真实的股权转让收入、拆分收入以逃避个税,面临偷税的行政责任风险;第二,在税收洼地设立个人独资企业,通过核定征收降低税负,但面临核定违法而改为查账征收的风险;第三,在出台财政返还政策的地方进行股权转让获取地方财政返还,但面临行政允诺违法、不能履行的风险;第四,通过关联交易转移被投资企业利润,稀释股权价值从而减少个税负担,但面临纳税调整的风险。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来临,税务机关在税收监管的方式上将充分运用大数据技术,实时取得纳税人全方位的涉税信息并开展风险分析筛查。税务机关借助金税三期系统的技术支持,将所收集到的信息归纳成为个人涉税档案,分为高收入人士、高净值人士和一般人士三种,税务机关将结合相关涉税信息对高收入人士和高净值人士进行重点关注。王军局长在7月10日的演讲中提到,要构建“信用+风险”新型动态监管机制,依托税收大数据开展分析监控预警,提高风险应对的精准性,促进纳税人依法诚信纳税。“十三五”时期,税务部门分析应对的风险纳税人户数年均下降22.1%,户均查补税款年均增长29.7%。纳税信用A级纳税人从2016年的70万户增至2020年的172万户,增长近1.5倍。这些数据均表明了税务机关对于高收入人群股权转让问题的关注,高收入人群应当重视这些行为背后隐藏的涉税风险,以合规合法为前提开展税收筹划。

  《审计工作报告》所发现的涉税涉票问题中,虚开增值税发票现象依然存在。有的企业跨省联手,通过虚构业务、串通定价等,短期内虚开大量发票抵扣税款并随即注销。

  虚开增值税发票偷税骗税一直是近年来我国涉税犯罪领域的高发罪名,面对这种情况,国家税务总局、公安部、海关总署、中国人民银行自2018年8月开展了为期两年的“双打”专项行动。王军局长在7月10日发表的演讲中也提到,对群众反映强烈的偷逃税多发行业和领域依法严肃查处,特别是在公安部、海关总署、人民银行大力支持下,共同开展打击虚开骗税违法犯罪专项行动,2018年8月到今年6月底,查处涉嫌虚开骗税企业38.8万户,挽回税款损失870.8亿元,有力推动了公平有序的税收营商环境建设。我们认为,在2021年度,废旧物资、煤炭、石化、外贸行业将由于行业固有的现实困境等原因,面临较大行业性虚开风险,房地产企业或随着土地增值税清算工作的推进,而面临较大的被认定偷税的风险。

  2008年国家取消了废旧物资行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仅针对特定可再生资源生产企业给予一定的增值税税收优惠,废旧物资回收企业陷入缺少进项票而承担较大增值税税负、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凭证难以取得的困境。由于进项不足导致增值税税负畸高,部分废旧物资回收企业采取了买票的违法行为来解决这一问题,通过虚设交易环节,向开票方支付开票费用,但货物实际并不存在。这种情况频繁发生,税务机关亦对此展开重点整治。但是,也有一些合法行为,在实践当中被错误地认定为虚开。近几年,随着打虚打骗专项行动的持续深入开展,废旧物资企业虚开刑事案件持续爆发且涉案金额十分巨大。从2020年的虚开刑事案件来看,上下游传导虚开风险、业务方相互牵连的案件正在废旧物资行业中持续发酵。

  由于煤炭资源的紧缺性,各个煤矿处在卖方市场,因此煤炭贸易企业、用煤企业在采购时无法取得足额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同时,基于我国公路运输主要由个体运力从事的现状,煤炭购销业务中发生的运输成本无法取得足额的发票凭证,长此以往,煤炭贸易企业、用煤企业无法承担由此带来的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负担。为了解决上述两种情形下的发票问题,多数煤炭贸易企业、用煤企业选择通过第三方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而引发虚开风险,目前,各地已爆发出大量的煤炭企业虚开案件。在当前税警联合打击虚开骗税、金税三期系统不断升级优化、大数据比对日益智能化的情况下,税务机关、司法机关对于发票的管理更为实时。对此,煤炭企业应当通过业务自查及时发现潜在的税收风险,同时对正在处理中的虚开案件应当注重从交易形式及交易实质两个方面把握交易定性。

  石化行业“变名销售”是较为突出的税收违法犯罪行为,石化企业是否具有骗取税款的目的成为能否以虚开定罪的关键。尽管随着各地司法机关逐步认识到变名销售实质是偷逃消费税,并不具备骗抵增值税税款的主观目的和造成增值税税款损失的客观结果,转而追究逃税的刑事责任或者移交税务机关追究行政责任,但是由于各地审判实践存在巨大差异,“变名销售”带来的违法犯罪风险仍然不容小觑。

  从目前的涉税刑事案件中可以看出,外贸企业主要存在以下三类涉税风险:(1)假自营、真代理。在税收征管中,税务机关一般以“谁出口、谁收汇、谁退税、谁负责”为原则。因此,如果税务机关作出了追缴出口退税款、暂不办理、视同内销征税等决定,那么,这些不利后果通常都将由名义上的出口方来承担。即使有真实的货物和出口贸易,不存在骗税的行为,但如果被税务机关认定为“假自营、真代理”,外贸企业也难以通过行政途径进行权利的救济,只能通过民事救济途径向委托方企业进行追偿。(2)因上游供货企业涉嫌虚开,供应商被税务机关认定为“产能不足”,生产企业出口自产货物,或外贸企业以自营名义从上游供应商采购货物并出口,状元红心水论坛高手坛。将无法办理出口退税,甚至可能需要视同内销,缴纳增值税,还存在受上游企业牵连被追究虚开刑事责任的风险。(3)备案单证虚假或不齐全。实务中,不少出口企业往往不重视单证的备案和出口文件的存档管理,对出口退税单证备案规定认识不到位,进而导致备案单证虚假或不齐,被税务机关追缴税款和滞纳金,备案单证虚假的,还可能引发骗税刑事责任风险。

  面对国家深化联合监管、精准有效打击虚开骗税等违法行为的环境,企业在生产经营中要关注潜在的虚开风险,特别是涉及废旧物资、煤炭、农产品、汽车销售、出口商贸等虚开案件高频爆发行业的企业,要及时自查自身的业务情况,审核资金流、发票流、货物流等业务操作是否合规,同时保存好证明业务真实性的合同、发票、磅单、计量单、出入库单、运输费单据等业务原始材料,留存备查。

  企业应当建立完善内外部合规审查制度。对内部而言,企业应当建立、完善发票管理、费用报销、业务流程管理制度,全面审核进项发票、报销凭证的合法性,审核业务资料留存的完备性,实现业务资料完备齐全、与进销发票相匹配,报销凭证与报销内容要素相符并能追溯到责任人。对外部而言,企业应当建立、完善供应商、服务商审查制度,对供应商、服务商资质及完税情况定期访查,杜绝上游走逃、失联现象发生。

  同时,企业应当强化数据风险意识,建立企业进销存数据库,并利用其进行反向自查,对发现的漏洞及时弥补、自查补税。提升税收遵从意识,合法合规的进行税收筹划。借助税法专业人士的力量和支持,在企业内部设置专门岗位负责涉税事项,或聘请税务师、税务律师等外部涉税服务人士,对企业定期开展税务健康检查,帮助个人评估筹划方案的可行性和合法性,最终通过合规经营实现事前的风险防范。

  若企业或个人牵涉到虚开骗税等相关涉税违法案件中,应当积极寻求专业的涉税服务和刑事辩护。实践中,虚开违法犯罪行为与骗税违法犯罪行为呈现出相伴生关联的特征,一旦办案机关查实企业有业务虚假、循环出口、与他人共谋签订虚假购销合同等行为,企业将面临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而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法律救济程序将成为涉案企业隔离阻却刑事责任风险的最后一次机会。

  税务行政复议是纳税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解决征纳双方之间具体税务争议的重要法律救济途径之一,也是解决具体纳税争议的必经法定程序。由于税务行政复议在本质上属于税务行政系统的内部纠错机制,王中王高手心水论坛不具有公开属性,税务争议的矛盾不外化,不会过度激化征纳双方之间的紧张关系,具有较大的灵活性特征,解决争议的效果比较理想。通过前述程序,对税务机关认定企业存在行政违法的事实证据进行全面梳理,向复议机关提交反证。同时,也可以案件进入复议程序为契机与税务机关沟通,延缓移送刑事司法程序的节奏,一旦企业在复议程序中抗辩成功,则可能直接阻却刑事责任追及。

  涉案企业应及早聘请税务律师介入,行刑联动,尽早提起行政复议程序,最大程度阻却隔离刑事责任风险。即使企业在复议程序中,未能阻却案件移送和风险转化,行政复议程序也可与刑事诉讼程序联动,通过专业税务律师的介入,从定性与定量两个方面与税务机关、司法机关沟通,争取最大程度维护企业合法权益。